2009年6月16日 星期二

巨門的化祿與化忌

研究紫微斗數的同好對於巨門星的研究想必受到陳水扁的影響,於是很習慣將巨門=阿扁視為理所當然,其實關於阿扁的命盤坊間到底流傳的對或不對很難求證,如此研究似乎不妥,就好像卜卦有人習慣套卦,這並非不好畢竟學習就是為了驗證,但太過的話就成了事後諸葛這就不太好了。


這次專門提到巨門其實與傳說「刑忌夾印」及「財蔭夾印」有這麼點關聯。「刑忌夾印」及「財蔭夾印」的可信度在四化派中是否可以運用的上?我想答案似乎是肯定的。巨門與天相和天粱在命盤的盤列中必定是依序相鄰,這樣的安排必然使這三者有高度的關聯性。


 


而這三者中以巨門的變化影響最大,丁年巨門化忌流年行運逢之成了「刑忌夾印」的格局,那麼我們可以做何推想呢?假設該格局呈現在流年命宮,則被夾的天相便是在流年父母宮,而天粱(刑)在福德宮,若天相又在大限的僕役或事業,我們大致可以推斷行運至此,很可能因為事業或合夥有不利的事情發生,甚至因此吃上官司。同理,若逢巨門化祿,當然就是往好方向發展,但前提必須是大限的巨門沒有化忌否則成了雙忌更糟。


當大家討論巨門時,大可不用在阿扁來阿扁去,尤其這種泛論很容易讓大家對巨門產生刻板印象,這對學習也是一種阻礙。不論是「刑忌夾印」或「財蔭夾印」都突顯了巨門本身的重要性,而非誰誰誰巨門坐命就必然如何如何。今天寫下這篇並非認同所謂先天格局的影響,而是想提醒很多紫微愛好者容易跳入「格局」的框框,導致陷入嚴重的「宿命論」過度重視合不合格的問題,而忘了「行運」這回事。不可否認,我的觀察結果巨們的化祿與化忌對於行運確實產生了影響,尤其「刑忌夾印」及「財蔭夾印」的格局所產生的狀態更不可輕忽,至於其他格局在行運上的影響則還有待觀察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